欢迎访问商业新闻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前所在: 主页 > 经营理念 >

养老外企来华遭遇水土不服 观念不合是最大难题

  • 时间:2016-08-01 13:30
  • 来源国搜
  • 字号:

  核心提示:中国养老市场日益活跃,越来越多的外企纷纷涌入,想分得一杯羹。不过,由于中外经营理念不同、护理人员培训方式有别、国外护理方式尚不能完全被中国子女接受等诸多原因,礼爱的发展之路不太顺畅。

  中国养老市场日益活跃,越来越多的外企纷纷涌入,想分得一杯羹。2011年5月,日本RIEI株式会社(以下简称“RIEI”)来到北京成立独资子公司,随后在海淀区西四环开设了礼爱老年看护服务中心(以下简称“礼爱”),是第一批进入中国的养老外企。不过,由于两国经营理念不同、护理人员培训方式有别、日式护理方式尚不能完全被中国子女接受等诸多原因,礼爱的发展之路不太顺畅。

  仅10张床位的“微型养老院”

  作为养老服务运营商,RIEI在日本已经修建了46家养老服务机构,在海外的泰国、尼泊尔、缅甸等4个国家的7座城市都设有子公司,北京也是其中之一。但与RIEI的亚洲发展宏图形成鲜明对比的是,RIEI在北京设立的礼爱只提供10张床位,与动辄上百张床位的北京本地养老院相比,礼爱曾被人称为“微型养老院”。

  日本RIEI株式会社董事长椛泽一坦言,礼爱最初设定的规模是100张床位,但在实地考察过北京的地段、房价与房型后,出于现实原因,RIEI将礼爱的规模缩小成了10张床位,定位为“小规模多机能型养老院”,主要目的不在于盈利,而是作为一个窗口,让RIEI在2011年得以了解中国养老市场的消费能力。

  现在,礼爱位于海淀区的一个三层复式公寓里,面积约400平方米左右,床铺、用具及器械都是从日本进口,护理人员也受过专业培训,日本还会有相关老师来华进行教学指导。在礼爱,每人每月最低收费6800元,最高收费1万元左右,这个价格包含食宿与不同等级的护理费。

  尽管服务良好,且收费不算十分高昂,但礼爱前期的入住率一直未满。据媒体公开报道,在去年8月时,礼爱的入住率仅70%。此外,还有业内人士透露,由于是独资外企,RIEI刚刚宣布成立礼爱时,曾在业界引起不小的轰动,但几年过去,RIEI在北京仍然只有这一家养老院,且10张床位久未住满,相比于国内其他养老院的红火态势,礼爱仿佛进入了“蛰伏期”。

  观念不合是最大难题

  事实上,进入中国养老市场多年,礼爱走得并不顺畅。椛泽一表示,RIEI与礼爱都曾寻找中国合伙人,观念不合是最大的困扰。据了解,礼爱在管理模式和经营方式等方面与日本母公司一脉相承,对护理人员的专业程度、设施设备的标准都有较高要求,但这也造成了礼爱与中国养老企业之间的差异。

  “我们曾与一家中国公司谈合作,他们在口头上十分认同我们的观念,但当我们谈到要自费从日本定期请老师到礼爱进行专业护理培训时,那家公司却不能接受,觉得没有必要,我们的合作后来就没有谈成”,椛泽一说。

  事实上,这正是诸多养老外企在华面临的共同问题。据了解,日本养老企业普遍对专业护理人才非常看重。此前,日本最大养老品牌——日医集团的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就曾表示,日医在进入中国后会对护理人员进行专门的培训,还需要在中国招聘到的护理人员缴纳培训费约7000元。此外,礼爱与日医方面都曾表示,他们招聘护理人员主要面向本科学历以上人群。但在实际招聘中,椛泽一表示,礼爱很少能找到完全符合他们标准的人。

  矛盾不仅仅体现在寻找合作伙伴和人才招聘上。椛泽一称,日本养老院的服务方式是介护,这是一种帮助让老年人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完成更多事情的护理,但中国的子女更倾向于“包办”老年人所有事物,对于介护的接受程度并不高,“确实有子女向我们提出过这方面的要求,什么都得帮老年人做,否则就被认为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养老外企入华前景可期

  除了日企之外,近年来,欧美养老企业也纷纷来华发展。据了解,法国欧葆庭在中国的首个项目已于今年3月落户南京,月均2万-5万元的收费被媒体称为“天价”。2015年,美国哥伦比亚太平洋管理集团也宣布计划在江苏常州开设医养结合护理院,每张床位预计收费8000元,此前,常州多家护理院的收费均在4000元左右。由此不难看出,大部分养老外企进入中国后都瞄准了高端养老市场。

  民政部培训中心副处长屠其雷分析称,由于国外的社会保障体系较为健全,老年人即使入住养老院,自己需要承担的费用也不是非常多,因此养老外企在国外市场上可以把价格定得比较高,但中国入住养老院的费用主要靠老年人自己支付,如果定价太高,可能会超出老年人的支付能力,反而导致入住率下降。

  “养老外企如果贸然进入中国,不完全了解国情和市场,很容易水土不服”,屠其雷表示,要想养老外企入华更为稳妥,最好的办法是与中国企业合作,可以以入股的形式招募合作伙伴,也可以专门把运营或人才招聘等某个环节委托给中国企业来做,外企仍掌握核心技术和理念。此外,在价格、护理方式等方面进行本土化改造,也是可行的方式之一。

  中国老龄研究所副主任党俊武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养老外企来华主要面临五大难题:文化观念适应难、体制机制适应难、管理系统落地难、人才适用难和盈利模式构建难。党俊武举例表示,很多外企来中国之后,不了解中国的优惠政策,即使了解了,在实际操作上仍有很多程序,比如现在政策允许,但独资养老外企要对接我国社保、医保,还是不容易。对此,党俊武也表示,最好的方式还是进行战略合作,让中国企业负责运营,能更符合中国老年人的胃口。

  “养老外资企业进入中国已经成为了一种趋势”,中信国安养老事业部副总经理张雪梅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我国的长期护理险还未出台,社会保障体系还有提升的空间,养老外企在华前景值得期待。